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桦林的摄影博

淡泊明志,宁静致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任何艺术都要尊重历史和真实  

2012-07-04 12:05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-------http://www.huolieniao.net/read.php?tid=583938
        对于很多摄影爱好者来说,吴家林是一个令人尊敬的名字。这位从云南大山里走出来的摄影家曾在世界各地举办影展,其作品在西方摄影界引起巨大反响。2006年11月,吴家林作品集列入世界摄影大师系列作品丛书《黑皮书》出版,他由此成为首位入选该书系的亚洲摄影师。现已年近古稀的他在40年的摄影实践中,坚定地避开潮涌,长期深入民间,着眼于普通百姓在自然状态中的美好人性,坚持用自己的心灵去捕捉瞬间。

  12月3日下午,在其新作《吴家林·玉溪》首发式和“上善若水·大成境界——— 玉溪影像展”即将举办之际,吴家林发表了自己对近年来国内摄影界现状和发展的忧虑:当今的中国摄影走偏了,沙龙风、唯美风这些表演性的照片已让摄影彻底变味,现在中国的摄影有很多误区等等。这些言辞不乏激烈的观点,自然引起很多人的关注。随着科技与数码技术的飞速发展,照相机在人们生活中已经相当普及。可以说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“人人都是摄影家”的时代。在这种情形之下,我们究竟该如何运用手中的摄影器材来记录世界、反映生活?推而广之,其他文艺领域有没有吴家林所说的“不是对世界忠实的观察、记录、发现,而是对世界的提纯、美化或者丑化”的现象存在?在造假风气盛行的今天,这位赢得众多国际声望的老摄影家的告诫显得格外重要。上周四,记者通过电话和电邮采访了吴家林先生。

  吴家林是云南昭通人,1968年开始自学摄影,1981年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。原云南新闻图片社社长,2002年退休后成为自由摄影家。几十年的摄影工作经历,让吴家林收获了很多荣誉。他是第一个获得美国琼斯母亲基金会国际纪实摄影奖的中国人;他的作品被收入《亨利·卡迪尔·布列松的选择》影展及画册,是全世界获此殊荣的首位华人摄影家;2006年11月,他的作品集更是列入世界摄影大师系列作品丛书《黑皮书》出版,至今仍是亚洲唯一。

  尽管在摄影界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,但是吴家林称自己为“另类”。这个另类表现在12年前他发表声明退出云南摄影家协会,也表现在他多年来坚持自我,不跟风不追逐潮流,更不追求高档器材,只脚踏实地拍摄自己生长的土地。而不久前关于“当今的中国摄影走偏了”的观点,则更是这种“另类”的一个注解。

  从云南大山走到国际前沿;马克·吕布和罗伯特·戴乐比尔亲自为其策展;入选西方摄影界的圣经———《黑皮书》  吴家林拍摄的对象是云南,并且一生命运跟“云南”和“摄影”这两个词紧紧相连。1993年至今,他先后出版有《吴家林·云南山里人》、《吴家林·时光》、《吴家林·瞬间边地》、《吴家林·保山》、《吴家林·中国边陲》、《吴家林·边地行走》、《吴家林·故乡昭通》等作品集,马上还将有《吴家林·玉溪》、《吴家林·秘境临沧》要与读者见面。他是典型的从大山走到国际一流的摄影家。凭借对故乡的热爱、对人民的关注,吴家林拍摄了大量的优秀作品,其个人摄影展曾多次在巴黎国际摄影节和美国休斯敦国际摄影节、德国赫尔腾国际摄影节、纽约国际摄影中心(ICP)、瑞典斯德哥尔摩艺术博物馆、莫斯科现代艺术博物馆、法国法布尔艺术博物馆、美国达拉斯PDNB画廊以及台湾、香港、北京、上海、平遥等地展出,上百幅作品被上述机构和所在地区的收藏家收藏。

  吴家林是法国著名摄影家马克·吕布在中国最要好的朋友之一。马克·吕布曾经说他们的缘分像是“孪生兄弟”。能够入选《黑皮书》也得益于马克·吕布。“国内对《黑皮书》了解不是很多,这是一种遗憾。这套书在西方被奉为‘摄影界的圣经’,包含了从摄影诞生以来的所有大师级的摄影家。”

  1996年,吴家林到巴黎参加国际艺术节,第一次接触到《黑皮书》丛书。他当时买了10本,都是自己所景仰的大师代表作品集,“当时做梦也没想到以后自己也能入选,和大师们并列其中”。那次国际艺术节,吴家林举办了一个个人摄影展,取得了巨大成功。吴家林说:“10年后我才知道,当时能够取得这么大的成功,是因为有两位大师在无私地帮助我。”这两位大师就是马克·吕布和法国国家摄影中心主任罗伯特·戴乐比尔。当时马克·吕布请吴家林住在自己家里,亲自为吴家林挑选照片,编排整理。而戴乐比尔正是《黑皮书》的主编,两人都非常认可吴家林的作品,戴乐比尔更是说:“我唯一能给你的建议,就是按照现在的风格不间断地拍下去”。

  2006年,吴家林的作品集《中国边陲》正式入选《黑皮书》。对吴家林而言这是莫大的荣誉,“正如马克·吕布说的,全世界排着队等着进入的每年有好几百人。到今天我仍是亚洲唯一的入选者”。尽管自豪,但吴家林对此也有着另一种感受:“很多人问我进入黑皮书有什么感想?我说我想哭,中国是摄影大国,中国的摄影人是全世界最多的,却只有我进了黑皮书,这是一种悲哀。很久以来,中国摄影圈的大多数人是在拍风花雪月,拍节庆,拍伪民俗片……大多数都在扎堆跟风,玩沙龙,玩唯美,出来的照片都是雷同的,而这些却成了我们摄影界的主流。这些东西永远不可能与国际接轨。我是另类的,于是我进了黑皮书。” “另类”的摄影家,退出自己参与筹备成立的云南摄协;不跟风逐流,“不组织,不摆拍,不表演,不干预”,只脚踏实地表现父老乡亲和脚下的土地.

  12年前,吴家林和几位志同道合的摄影家一起发表声明退出云南摄影家协会,在当时曾经引起巨大轰动。吴家林其实是云南摄协的筹备人之一,他说,可是后来协会逐渐偏离了主旨,成了一些人谋私利的工具,“摄影家协会错在用官商理念来运作。摄影家协会这块牌子不坏,坏在有人利用摄协的牌子干自己的事,他们不想摄影家的利益,更不想摄影的提高和发展。志不同道不合,干脆走了。”

  吴家林说,如果只是把摄影作为业余爱好或者休闲方式,追求唯美化、沙龙化,也可以理解,但很多专业机构也带领大家往这个方向发展,并错误地认为这是在跟国际接轨,热衷于各种大奖赛,这是错误的。“真实是摄影最基本的本质特性。我多年来奉行的抓拍,‘不组织,不摆拍,不表演,不干预’,就是在捍卫摄影最本质的东西。照相机是历史的眼睛,在相机面前表演或者通过相机刻意选择被观看的世界,照片的价值就会土崩瓦解。国内摄影已经进入了一种模式化,比如拍云南的少数民族,就让他们穿上最漂亮的衣服,对着镜头笑。面对这样的照片,看不到真实的云南,是没有价值的。”

  他表示,很多从事摄影的人没有认真研究摄影,没有很好地发扬摄影艺术的长处,一门心思追求画意摄影、观念摄影等新概念,“假如这些摄影观念是原创性的,我会肃然起敬;但现实是互相抄袭、克隆、模仿,这样的作品毫无意义。”吴家林表示,一个云南就足够自己拍的,自己只会老老实实地表现父老乡亲,表现自己对土地、对生活的认识。

  “因为无知,也曾弄虚作假”,“快70岁了,该说真话了”;做人不能实用主义,做事一定要实用主义;年轻人要少拍风景照,多关注人的生活和社会变迁.

  吴家林做过多年的新闻摄影宣传工作。“‘文革’中我也曾弄虚作假,因为无知,也做过假新闻。但是后来我逐渐明白了道理。我快70岁了,该说真话了。到这个年纪不说真话,人生就太悲哀了。”

  在吴家林看来,年轻人对摄影的认识存在很多误区。一是对评奖的认识。评奖是好事,但不能急功近利、追名逐利。近年来很多大奖赛都爆出丑闻。对待获奖要有清醒的认识,淡化功名利禄观念,不要盲目追求,不要把某个大奖当做摄影的里程碑;二是不要在人力物力上造成浪费。现在很多人比器材,认为作品水平与设备高级程度成正比。照相机就是个工具,就像画家手中的笔。摄影不是器材的问题,摄影家的良知、眼光、素养才决定照片质量的关键。“除了德国莱卡公司赠送的一个M6镜头外,我最贵的设备也就几千块钱。唯器材论、唯价格论是出钱不讨好。我一直坚持:做人不能实用主义,做事一定要实用主义,不能好高骛远。”

  吴家林说,不要把摄影当作追逐名利的工具。我这把年纪一天工作十二三个小时,为什么?我有无限的乐趣,无限的幸福感,创造好作品过程比什么都快乐。“现在是网络时代,信息传播快,我的粉丝也有很多,不少地方请我去讲课。我愿意为年轻人当义工,这也是我回报社会的一种途径。”他说,自己愿意把几十年人生的经验教训传达给年轻人,让年轻人少走弯路,少拍一些日出日落的风景照,多关心人文,关注人的生活和社会变迁,尽量回归摄影本体,只有这样未来中国摄影的发展才有希望。

  摄影艺术允许有少量加工,但一定不能成为风气;摄影家协会要把好关、带好头,各类大奖赛也要制定更为科学的评判标准;任何艺术都要面对人生、面对社会

  尽管真实是摄影的最本质特性,但众所周知,很多经典照片其实都有摆拍的痕迹。包括著名的罗伯特·卡帕的《临死前的士兵》、罗森塔尔的《星条旗插上硫磺岛》,以及反映二战胜利的照片《胜利之吻》与《攻克柏林》等等。这些经典作品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“抓拍”作品,有的改了时间,有的改了地点,有的则修改了底片。对这个问题该怎么看?吴家林说,很多历史事件当时不具备拍摄条件,在特别的情况下少量的、个别的作品存在艺术加工也可以接受,但一定不能成为风气。“有两个原则要遵守:一是尊重历史,二是尊重真实。”

  尽管退出了云南省摄协,但是吴家林还是1981年就入会的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。“我并不是反对摄协这个组织,关键是看摄协带领广大摄影爱好者往哪个方向前进。摄协应该把好关、带好头,淡化权利、淡化关系网和政治运作模式,按照摄影艺术的特性来运作,指导摄影爱好者脚踏实地拍出反映社会、反映生活的优秀作品。摄影比赛、展览也要制定更为科学的评判标准,公平公正公开,让没靠山、没背景、没后台的摄影家也能崭露头角,脱颖而出。”他说,中国有那么多摄影人,却极少拍摄出能在国际上形成影响而且具有历史价值的作品,非常可惜、非常遗憾。

  吴家林同时表示,由于受商业化潮流的冲击,摄影界目前存在的问题,其他文艺领域也存在。不管是美术还是文学,任何艺术都要面对人生、面对社会,要折射时代,“吴冠中先生也曾有过类似的观点,认为艺术有‘大道’和‘小道’之分,有‘漂亮’和‘美’之别,怎样让艺术有更长足的发展,这一点每一个有责任感的人都应该有所思考。”

(济南日报记者 李雪萌 )


任何艺术都要尊重历史和真实 - 白桦林 - 白桦林的摄影博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